科学攀高峰 家国付此生

人民日报海外版

叶培建

吴文俊

任栋

古周放

程开甲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盛大庆祝活动中,叶培建、吴文俊、南仁东、顾周放、程贾凯等五位勤劳的科学高峰攀登者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一方面,这个简单而崇高的头衔反映了他们勇敢战斗的精神和探索新知识的杰出成就;另一方面,它解释了他们对科学的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感情。让我们听听他们精彩的科学故事,欣赏他们非凡的科学生活。

叶培建:九天星海之旅

“那天,你用两个橡皮球向我们解释了地球和月球的自转和公转之间的关系。你用伞来演示太空中飞行器接收信号的原理……”

这是浙江杭州一名在校学生给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科学与深空探测首席科学家叶培建的贺信,祝贺他荣获“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两年前的五月,学生们在“会见院士和爷爷”上听了叶培建关于中国空间科学的讲座。

1945年1月,叶培建出生于江苏泰兴。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努力学习,并按照父亲的教导为国家学习和服务。1962年,他被浙江大学广播系录取。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航天航空部的卫星装配厂,并从此与航空航天紧密联系。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叶培建很快出国到瑞士学习。获得博士学位后,他立即回国为祖国服务。他曾担任嫦娥一号的总设计师和总指挥,嫦娥三号探测系统的首席科学家,嫦娥二号、嫦娥四号和嫦娥五号测试器的总指挥,以及总设计师的顾问。他在嫦娥计划的选择和确定、关键技术研究、大规模试验计划和验证以及嫦娥四号首次登月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0年9月1日,中国资源二号的第一颗卫星成功发射。在从发射基地到机场和指挥控制中心的路上,叶培建得知卫星运行中发生了事故。他的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这是他指挥开发的第一颗卫星。它刚推出就有问题吗?面对这一意想不到的局面,叶培建很快平静下来,冷静地寻找原因,果断地处理了这件事。卫星立即调整了姿态,恢复正常。最终,这颗卫星在太空中运行了4年3个月,其实际寿命是原设计寿命的两倍多,成为当时中国寿命最长的传输型遥感卫星。

叶培建是中国卫星事业的英雄。他的名字更多地与月亮和中国的嫦娥工程联系在一起。许多人都记得这一幕: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稳步降落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陨石坑。当月亮成功落山的那一刻,叶培建走到嫦娥四号执行董事张轩面前,张轩捂住脸哭了,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表示热烈的祝贺和鼓励。作为领导“嫦娥工程”的老一代太空人,叶培建当然理解中国新一代太空人赢得重大胜利的激动心情。

2007年10月,叶培建经历了类似的喜悦和激动。当时嫦娥一号成功实现了探月,中国航天工业继人造地球卫星和载人航天之后又取得了一项重大突破。叶培建也是嫦娥一号卫星系统的总指挥和总设计师。作为国际太空飞行的继承者,中国太空飞行的每一步都是艰苦攀登的结果。后来,叶培建领导嫦娥二号和嫦娥三号任务,赢得了一系列胜利。中国的探月成就赢得了全球的赞誉。

(张熊亚、陈海波)

吴文俊:数学“顽童”算法人生

在当前人工智能的热潮中,一个人的名字经常被提及。他是吴文俊,著名数学家和中国人工智能的先驱。他因在数学方面的开创性研究获得了赫布兰德奖,这是最高的国际自动推理奖。2000年,吴文俊和袁隆平获得第一个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19年,吴文俊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书香世家。4岁时,他进入了小学。直到初中,数学不是他最喜欢的科目。高中时,他逐渐对数学、物理,尤其是几何和力学产生了兴趣。1936年,吴文俊因家庭环境恶劣而高中毕业。学校提供的奖学金要求他申请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结果,他进入了一所著名的学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吴文俊一开始并不想学数学。没想到,这是命运犯下的一个奇妙的“错误”。大三时,他接触了英语书《代数几何》,对数学非常着迷。大学毕业后,吴文俊由于在数学方面的出色表现,被介绍给当时的苏黥布、陈省身等数学人士。后来,他进入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由陈省身教授。他坚定地走上了数学研究的道路。

20世纪50年代,吴文俊享有盛誉。他介绍的指示类和指示嵌入类被称为“吴指示类”和“吴指示嵌入类”。他导出的指示类之间的关系被称为“吴公式”。吴文俊的工作被公认为20世纪50年代拓扑学的重大突破之一,他的成就被五位“田野奖章”(Fields Medal)获得者引用。1956年,吴文俊、钱学森、华罗庚获得第一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第二年,他成为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之一。

20世纪70年代,在一家计算机工厂工作的吴文俊感受到了计算机的巨大力量,意识到了数学与计算机相结合的必要性。将近60岁的吴文俊决定从头开始学习计算机语言,并开创了数学机械化的新研究领域。他潜入计算机房学习算法语言并编译算法程序。很快他发现了古今中外数学的结合:用中国传统的数学思维方法在计算机上证明几何定理,从而促进数学机械化,建立机械化数学。这一理论后来被应用于许多高科技领域,解决了表面拼接、机构设计、计算机视觉、机器人等高科技领域的核心问题。它已经成为当代数学发展中一个显著的新里程碑。

2009年,90岁的吴文俊开始研究世界级的“大整数分解”问题。这是当今最广泛使用的密码安全性的数学基础。2010年,由于他在数学方面的努力,小行星7683在国际天文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的批准下被永久命名为“吴文俊星”。

2017年,“吴文俊应用数学奖”成立,旨在促进数学及其他跨学科领域的发展。“此刻我可以算作一个老人。我已经度过了90多年的人生和一条漫长的河道。关于这些古老的东西,有点像顽童,沿着河边捡石头,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五颜六色,外表奇怪,或者平凡无奇,各种各样,各种各样……”吴文俊回忆自己的生活时说。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投稿)

任栋:20年后追上“天眼”看星星

有一个美妙的声音,来自一颗恒星的问候,这颗恒星是中国500米球形射电望远镜“快速”发现的第一颗脉冲星。2017年10月10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就fast的第一个结果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中国射电望远镜首次发现脉冲星的结果。然而,“天眼之父”南仁东却无法听到与每个人一起走过16000光年的问候。任栋,快速工程的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于北京时间2017年9月15日死于肺癌。他72岁了。

1963年,南任栋以优异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广播系录取为吉林省顶尖科学学者,并在北京天文台攻读天体物理学研究生。他参观过荷兰、苏联等国家的著名天文台,并在日本国家天文台担任客座教授。他打开中国“天眼”的决定始于他对“差距”的理解。20世纪90年代,世界各国建造了更加精确和先进的射电望远镜设备。然而,中国在这一领域远远落后。最大的射电望远镜直径只有25米。任栋决心在祖国的土地上建造最大的单孔射电望远镜。他说:“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大设备。我们没有。我真的想试一试。”整整22年了。

首先是开始快速的选址。经过十多年的旅行,甚至几次危险的情况,南仁东终于找到了地球上最适合快速施工的独特平台——贵州省平塘县大武堂。然后是项目的建设。从施工开始,南仁东就经常出现在施工现场。他为团队成员提供技术指导;下班后,南仁东也和工人们谈了谈。父母矮而平易近人。

从选址和开挖,到安装圈梁、进料支撑塔、电缆网、铺设面板...直到完工。俯视,快就像一朵花,从萌芽到绽放。南仁东用他最后20年的生命创造了这个工程奇迹,它有30个足球场那么大。对他来说,斋戒不仅像他的孩子,而且是一项沉重的责任。他说:“如果这个项目将来没有成功,你会怎么解释?你欠国家和村民的。”

2016年9月25日,“中国之眼”的揭幕对于中国实现科学的重大突破和加快创新驱动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作为中国的自主知识产权,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和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fast将使中国在未来10到20年内保持这一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

从“时代模范”到“改革先锋”,他现在获得了“人民科学家”的国家荣誉称号。通过“天眼”,人们可以看到天文学家辛勤工作的前进道路。

南任栋曾经说过:“如果这件事(快)有缺陷,我们为国家感到遗憾。回顾过去,有苦也有甜。不是我,有点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一大群人的斗争和辛勤工作。”Fast竖立在地球上,在天文学领域提升了一个国家的脊梁。南任栋的灵魂回到天空,变成天空中的一颗星星。它用闪光引导中国天文学家,并继续探索宇宙最深的奥秘。他的精神也将被后人永远铭记。

(燕厚)

顾周放:全力以赴为被子子孙

有些人可能对顾周放的名字印象不深,但许多人熟悉糖丸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提法。一颗小糖丸将中国带入了一个无脊髓灰质炎的时代,避免了无数家庭和个人的悲剧。其开发者是中国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前院长顾周放。

1926年,顾周放出生于浙江宁波。他早年失去了父亲。为了养活一群孩子,他的母亲去杭州学习助产术。后来,已婚并有子女的人搬到天津,通过上市成为助产士。受母亲的影响,顾周放于1944年被北京大学医学院录取。大学毕业后,顾周放进行病毒学研究,致力于公共卫生。新中国成立后,顾周放被派往苏联深造,并获得苏联医学科学院的副博士学位。回到祖国后,他被送往北京昌平的流行病学研究所,专注于脑炎研究。

1955年,江苏南通爆发脊髓灰质炎,俗称脊髓灰质炎。顾周放立即受国家有关部门委托,担负着研究和攻克这一疾病的重要任务,并被派往苏联调查这一疾病的灭活疫苗。经过研究,他认为尽管灭活疫苗是安全的,但它们价格昂贵,需要多次接种,这不符合当时中国的条件。口服减毒疫苗效果好,成本低,但安全性值得怀疑。

顾周放和他的团队随后搬到昆明建立了一个猿猴实验站,克服了各种困难,生产了第一批疫苗,并通过了猴子的动物实验。以下临床试验被阻止,顾周放和他的同事率先饮用疫苗溶液并测试药物。不仅如此,为了测试接种疫苗的儿童的安全性,顾周放秘密地给他1岁以下的儿子注射了疫苗溶液。之后,他的同事也让他们的学龄儿童一个接一个地服药。试用期过后,孩子们安然无恙。一向坚强的顾周放和他的同事们兴奋得哭了。从那时起,疫苗已经转移到针对2000名学龄儿童的第二阶段试验和针对450万名学龄儿童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这两个阶段都顺利通过。疫苗开始在全国传播。

1962年,顾周放带领团队开发了一种改良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剂型,即固体糖丸,免疫方法得到了更好、更快的推广。2000年7月21日,74岁的顾周放在卫生部举行的“中国脊髓灰质炎根除确认报告签字仪式”上庄严签名。中国正式成为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国家。

1985年,顾周放成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从事行政工作后,他大力推动科学研究和教育。高校在食管癌、肝癌、肺癌等主要疾病的病因、发病机制和预防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四项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顾周放坚持八年制医学精英教育,在临床实践中实行“导师制”。开放政策的实施和国际合作的加强为中国医疗事业的发展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顾周放80岁时,学生们给他一本名叫《使命与奉献》的书,这是他自己的名字。他一直肩负着庄严的使命,将自己的知识和才能奉献给国家和人民。

2019年1月2日,顾周放因病去世,享年92岁。他的妻子李关彝在挽联上写道:“为一件大事尽最大努力。做一件大事吧,西贝的后代,”这是顾周放一生的真实写照。

(张雅)

程贾凯:大爱无声戈壁雷霆

“空投、平洞、竖井、北风、野外、黄沙、戈壁沙漠在寒冷和炎热的天气里变成巨大的船只,在寂静中打雷!真诚、奉献的生活,一切都与祖国紧密相连。黄沙在所有的战争中都穿着金色的盔甲,盔甲闪耀在太阳的金色鳞片上!”这是一篇在2018年触及汉字的演讲。获胜者是被称为“中国核司令”的程贾凯。曾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国家最高科技奖、“八一奖章”和国家科学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特别奖、一等奖等。

1918年8月,贾凯出生于江苏吴江县。1937年,他以公费学生的身份进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在那里接受了四位教授的培训:束星北、王昌赣、陈龚建和苏黥布。1946年,程贾凯获得了英国文化委员会的奖学金,并被爱丁堡大学录取。他在玻恩教授手下学习,玻恩教授被称为“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1948年,他成为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的研究员,并获得爱丁堡大学的博士学位。

1949年4月的一个晚上,程贾凯通过电影新闻短片得知了“紫色应时”事件,非常激动。他特别自豪地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敢于向干涉中国革命的英国军舰开火,打伤了“紫色应时”。他认为,这是被帝国主义侵略的中国向世界发出的一个强烈信号,即中华民族不应该受到欺凌。他因此看到了民族复兴的希望。从那以后,程贾凯更频繁地写信给他在中国的家人和同学,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了解国内情况。

1950年,程贾凯谢绝了玻恩教授的挽留,放弃了皇家化学工业学院研究人员的慷慨待遇和科研条件,毅然回到贫穷的中国,开始了为祖国服务的人生旅程。他首先在母校浙江大学教书,然后转到南京大学。为了适应国民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将研究重点从理论转向理论与应用相结合,出版了中国第一本教科书《固体物理学》(Solid State Physics)。

1960年,成贾凯调到北京开始研究中国的核武器。从那以后,他已经从学术界消失了20多年。两年后,44岁的程贾凯成为中国核试验技术的首席主管,步入被称为“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并开始在新疆核试验基地工作。他用不同的试验方法参与了30多个核试验任务的决策,包括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增强型原子弹和两种炸弹的组合。他领导科技人员建立和发展了中国的核爆炸理论,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体系做出了突出贡献。

20多年后,贾凯离开新疆实验基地,回到北京研究国防科技发展战略。2015年10月,他97岁退休。

程贾凯一生中获得了无数奖项。1999年,他被授予“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荣誉勋章”。2014年,他获得最高国家科学技术奖。2017年,他获得了“八一奖章”。2018年11月17日,贾凯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101岁。11月21日上午,各界哀悼者在八宝山殡仪馆礼堂门口排队,向“两弹一星”英雄告别。

(文心)

pk10注册送58 澳洲三分 北京快乐8 澳洲三分

上一篇:国庆十大自驾游路线了解一下
下一篇:蔡徐坤谈超话PK输给周杰伦:顺其自然 为什么回应?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sneppers.com 三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