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文化馆馆长:“热衷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资料来源:检察日报司法网

忏悔者:邹勇

●曾任职务:江苏省射阳县文化中心主任

●犯罪:贿赂和腐败

●判决结果:2018年11月23日,射阳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邹勇三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5万元。他因贪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10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他决定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并处40万元罚款。

●犯罪事实:2016年8月至10月,邹勇利用射阳县文化中心主任的身份,非法收受或索取28万元用于他人出租文化中心房屋。2013年至2015年,邹勇利用射阳县文化中心主任的职务,非法占有超过19万元的公共财产,其中包括未入账的收入。

28岁时,我出任射阳县文化中心主任,成为当时江苏省县文化中心最年轻的主任。当时,射阳县文化中心负债累累,历史遗留下许多问题。我带领文化中心的所有员工努力工作。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我被文化部评为“国家一级文化中心”。我也受到了省市县的许多表扬。

荣誉承载着我的大脑,掌声和鲜花让我忘记了自己。我整天忙于商业娱乐,政治学习已经流于形式,放松了我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转变。我习惯于吃喝玩乐,我渴望与社会上没有三四个人交往,但我没想到这些人来找我的目的是利用我的影响力来保证他们的融资。然而,我麻木不仁,先后为陆和他借了175万元。然后他们输掉了联赛。后来我得知,由于赌博,他们累积了1000多万元的债务。

我保证绝大多数的钱来自高利贷。债权人向我要钱。我到处借钱还债。我拆掉了东墙来弥补西墙,用债务偿还了债务。债务持续增长,从175万元增加到460多万元。债权人从几个增加到几十个。我整天生活在恐惧和担忧中。我晚上躺在床上,想着哪些债务到期了,哪些利息还没还。在我最关键的时刻,我的父母卖掉了他们的房子、商店、汽车和其他财产,和我挤在一个45平方米的出租房子里,看着我被我的债权人逼得找不到住的地方,跪在我的债权人面前。

债务什么时候结束?我渴望找到一根救命稻草。我想,我为什么不用文化中心这个平台呢?这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有最后的发言权,可以操作。为什么不利用我现有的权威?有很多人想要我。因此,带着风险、运气、无奈和尽快还债的目的,我伸出罪恶之手,未经许可拦截文化中心的营业收入,肆意收受贿赂,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资料来源:《检察日报》

安排:曹大军的安宁与幸福

上一篇:内蒙古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李保卫涉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下一篇:央视快评丨再次提醒肖华中国不吃你两面三刀那一套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sneppers.com 三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