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收:《南方日报》就像多年的老朋友

1997年,我来自河南省上蔡市。我来到深圳平湖是为了“入世”,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改革开放的东风。

广东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当时,人口稠密的企业和工厂聚集在一起,但就业是季节性的,工资很低。大量订购时,往往会出现移民工人短缺。在了解了珠江三角洲的季节性就业规则后,我创办了深圳全顺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顺”),将我家乡的年轻人介绍到广东工作。我会吸引人们去任何需要劳动力的企业工作。派遣工人也是如此。即使全顺没有工作,农民工仍然“吃东西,领工资”。我还记得高峰期有13万农民驻扎在我的企业。

当民工来找我时,他们信任我,我会给他们一个保证。在著名农业工人的圈子里,有句谚语说“如果你有困难,就去找”。这让我感到特别欣慰。我也一直在练习这句话。

情况也是如此。我见证了广东农民工最辉煌的时代。我没想到媒体会给我“民工司令”的头衔。2007年12月12日,《南方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民工司令》的文章,这篇文章写在了我的心里。我也从《南方日报》的读者变成了受访者。

张全寿

《南方日报》多年来一直在跟踪和报道我国移徙工人的就业情况,并为改善他们的生存做出了巨大贡献。通过《南方日报》,我也获得了许多让社会关注农民工的声音渠道。

2008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我应邀参加了《南方日报》的现场直播节目。作为农民工的代表,我理解他们的心声,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表达农民工的权益,如社会保障搬迁、职业病伤害等。

2008年,也发生了金融危机。工人没有工作,工厂继续停工,3500多名移民工人找不到工作。我拿出了900多万元,管理食品和控制,并给工人基本工资。最后,我和工人们一起度过了危机。我只想用行动证明,即使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全顺也不会放弃。

《南方日报》的报道分析得很好。农民工被认为是松散的群体,创造了巨大的生产力,隐藏了巨大的“不稳定因素”。全顺用一种“温暖”来组织农民工。我把员工的事情放在心上,自己做每件事。他们都有我的电话号码。有时他们半夜打电话给我,我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当然,“民工司令”不是一份好工作,我这些年累了。当南方日报的记者来看我时,他每天早上都用麦克风看着我,让工人们高兴起来,说我唱豫剧的声音嘶哑了。全顺的模式是帮助企业分配劳动力。其实质是“劳动力租赁”,但“全顺模式”也很难被他人效仿。这种模式需要“诚实”的支持:我想对我的员工诚实,员工也想对我诚实。全顺经营时,需要向企业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如果遇到短期合作甚至临时合作的用人单位想降低价格,我们不能接受。

张全寿

《南方日报》曾在其报道中讨论过我是否是个好人,但这种模式的关键是依靠劳务派遣市场的监管。如果这个市场受到监管,对农民工也有好处。多年来,《南方日报》接受了一波又一波记者的采访。当我提到《南方日报》的时候,我感觉和我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我认为《南方日报》是全国最了解我的媒体之一。那里没有人,所以我要和我的日常记者朋友谈谈。这种特殊的南方爱已经伴随我很多年了。

随着广东的转型升级,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向内地转移。长期以来,农民工的工作发生了新的变化——过去,农民工在沿海地区工作,但现在他们已经回到内地,甚至在家工作。全顺可以继续走老路,但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为了顺应时代的需要,我们在做人力资源的同时,也在寻求向第三产业转型。然而,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在未来的工作中,我将继续为农民工就业服务,甚至帮助更多的农民工脱贫致富,帮助他们建设一个更美好的家园。

这些年来有很多媒体采访我,在这里我想说实话:我特别珍惜与南方日报的这份厚重的友谊,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友谊会变得更加珍贵。

(作者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农民工、全国劳动模范和“农民工司令”。这篇文章是由《南方日报》记者沈从生组织的)

[作家]

[资料来源]南方No。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南方客户~风格~业主编号。我和南方

江苏快3投注 秒速赛车购买 500彩票

上一篇:中国一重:改革重塑发展路
下一篇:7年后他终于醒悟,湖人底薪挖到猛人?弃超巨自尊成詹皇最佳辅助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sneppers.com 三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